我们的制酒宝盒

在全新的自然重力学酒窖当中,重中之重是最大限度地全方位保留葡萄果实天然的香气,力求规避哪怕最少环节上的压力泵的使用。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,百德诗歌的各处建筑无不昭示着科技工艺的伟力,其本身也是一部独立意义上的建筑杰作。

如何使一座十九世纪的酒庄重获勃勃生机呢?欲赋予酒庄活力,就先赋予它一座属于二十一世纪的酿酒窖,建筑师让·米歇尔·维尔莫特(Jean-Michel Wilmotte)如是说。这座酒窖于2009年在葡萄园环绕的腹地破土动工,于2014年宣告竣工。两堵高大宏伟的玻璃外墙同时将酒庄的外观延展开来。在高墙的背后,是一间品鉴大厅和若干办公室,置身期间,窗外江景尽收眼底。

从葡萄果实进入酿酒窖直至最后的装瓶,任何环节中都绝对不会涉及到压力泵的使用。有赖于地势的自然起伏和四个配有升降装置的酿酒罐(“电梯酒窖”),各种传送工作都依照重力学的原理完成。

冷藏室的设置很好地实现了两大目标。一方面,成功降低了葡萄果实内部的温度,以更好地进行发酵前的低温浸渍。低温有利于色素和香氛融入葡萄汁中,从而以最为轻柔舒缓的方式开始萃取。

另一方面,在小型采摘筐的传送供给链中起到了缓冲的作用:葡萄采摘工和果实甄选工都能够按照各自的节奏进行工作,避免了相互的干扰。酿酒窖的组织协调工作从而得以在最有序的情况下展开。

58个圆锥形双层发酵罐对于分地块酿造而言可谓完美理想的配置。它们令葡萄酒在调配时可拥有更为丰富的口感与表现力。加之百德诗歌酒庄的各处地块所固有的风土多样性,这些酿酒设施的配置就越发显得相得益彰、大有裨益。